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有经济

推动关键核心技术创新:央企当作为

  为应对贸易战,还要加快改革步伐,健全开放型的市场体系,积极吸收外商投资,国企要加强与境外投资者的合作,主动利用国际技术、人才、信息等资源提升制造业水平,稳定实体经济,巩固中国制造业的世界地位,并且在谋求产业升级技术进步的过程中发挥引领作用。

  7月13日,在主持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时,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强调,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必须切实提高我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把科技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为我国发展提供有力科技保障。

  会议指出,近年来,我国科技事业发展取得很大成就,科技创新能力显著提升,但我国科技发展水平特别是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同国际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同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要求还很不适应。要切实增强紧迫感和危机感,坚定信心,奋起直追,按照需求导向、问题导向、目标导向,从国家发展需要出发,提升技术创新能力,加强基础研究,努力取得重大原创性突破。

  如何提高我国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中央企业在其中应发挥哪些作用?听听业界人士的观点。

  推动人工智能科研创新央企要主动维护应用市场

  作为改变人类活动和社会运行逻辑的关键核心技术,人工智能受到众多国家的高度重视,中美均在其中。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所长徐波坦言,中美之间在人工智能原始创新能力和技术生态建立上是存在较大差距的,“但这个产业刚刚起步,总体来说大家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中国有人口规模和数据优势,应用市场广泛,从发展人工智能关键核心技术角度,我们尤其要重视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的结合。现在看来,基于互联网的人工智能应用已经取得成绩,但实体经济和人工智能的结合还需要政策推动,比如装备工业,加上计算机的视听觉能力我们是有机会实现跨越式发展,推动产生智能化工业机器人等新装备业的爆发。另外,在智能化终端产品和服务研发方面,中国也取得了不凡的成绩。”徐波称。

  虽然发展各有侧重,但在徐波看来,人工智能的全球化合作是大势所趋:“比如自动驾驶,没有一种无人驾驶技术能够在不同的路面和交通规则下都能跑得很好,美国有美国的规则,中国有中国的,只有通过合作,才能广泛造福全人类;医疗也是个与人工智能可以高度融合的领域,有很多值得中美合作的场景,比如美国在医疗诊断知识和规则领域积累了很长时间,中国则有大量的医疗数据,两者可以在合作中创造出新的诊断技术革新。”

  对于关键领域的原始创新,徐波认为原始创新技术的应用推广也尤其重要:“没有应用就没有技术的成熟。在建设自主可控的人工智能基础设施环节,在更具挑战性的关键核心技术推广中,央企应承担更多责任、发挥更大作用。底层技术以及应用推广都是硬仗,要打赢这场硬仗,实验室里的科研人员与央企必须联手将有利于推动实验室技术的大面积应用。我们要以更大的勇气和决心推动科技领域改革开放再出发,我们的体制机制还有很大优化空间,建立央企扶持自主创新的政策举措等非常关键。”

  合作的前提是安全。在徐波看来,IT技术从PC到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再到人工智能时代,技术一直在革新,各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底层技术,也有对应的应用场景。“目前,虽然应用领域我们做得很好,但基础设施方面对外依赖度还很高,我们须在人工智能发展的初期加强算法、芯片和应用等突破和协同,建立起自主可控的人工智能基础平台。”

  公益类国企应对挑战商业类国企提高竞争力

  “在‘美国优先’战略下,美国将失去盟友。同时,美国正试图彻底改变对待经济全球化的态度,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成为全球化的阻碍。在此背景下,中国通过更大力度的改革开放,持续优化营商环境,做好自己的事情,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这一过程中会给美国带来一定压力。美国为遏制中国高端制造业发展发动的贸易战短期内不会结束。当前,我们采取反制措施,但也要明确看到,贸易战向来没有赢家,有效应对的策略,除了算经济账,更要从长远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长期关注国际贸易,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这样表示。

  桑百川提出,在复杂的发展环境中,国有企业作为国民经济的脊梁,要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对于国企分类改革思路要充分理解,公益类国企要尽力弥合中美贸易战带来的挑战;商业类国企要提升全球竞争力。具体来看,为应对贸易战,中国采取反制措施,美国出口中国的产品成本会提高,为化解反制加征关税带来的压力,国企应该带头开发多元化市场,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替代品。同时,为应对贸易战,还要加快改革步伐,健全开放型的市场体系,积极吸收外商投资,国企要加强与境外投资者的合作,主动利用国际技术、人才、信息等资源提升制造业水平,稳定实体经济,巩固中国制造业的世界地位,并且在谋求产业升级技术进步的过程中发挥引领作用。”

  桑百川提出,当前我们要有足够信心应对贸易战,而非盲目悲观:“我们有制度优势,有国企基础,有完整的经济体系,有不断扩大的消费市场,又站在维护全球化的道义制高点上,可以制衡美国最终放弃贸易保护主义。当前股市、债市、汇率的波动,是市场在特定时段中的过激反应。要看到,即便在贸易战背景下,美国市场依旧依赖中国产品,比如纺织服装业,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总量,占其市场份额的1/3以上。当然,很多人也谈到产业转移,认为有些国家或地区的人口红利优势更明显,但不要忽略一点,那就是全球产业转移也有黏性,不是想转移就能转移走的,这里有几个重要的因素:第一,中国是全球唯一一个拥有全产业链的国家,基础设施完备、产业配套能力强;第二,中国人力资源和技术素质保持在高水平上;第三,中西部地区人口红利较东南沿海有优势,还可以继续开发,中西部地区可以大胆承接沿海制造业转移,推动工业化进程。”

  当然,有些事要抓紧做。在桑百川看来,我们要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全要素生产率,降低实体经济运营成本,稳固实体信心。

  抓住新一轮创新浪潮持续提升核心竞争力

  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看来,创新战是决定贸易战的关键。中国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提供具有包容力的环境,孕育创新种子的良好土壤,让核心创新促进产业升级。

  “央企要在整个国际贸易体系中拥有话语权,还需要做出更大努力。由此我建议:一是抓住新一轮创新浪潮,持续提升核心竞争力,构建面向国际市场的产业和技术标准体系,积极向国际市场推广;二是下气力转变发展方式,实现战略性结构调整,促进产业结构不断优化,整合内部资源,做强做优主业,不断提升核心业务的营收能力和市场竞争力;三是努力在‘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装备制造合作中发挥带头作用,大力推动国际化经营;四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强实业,防止脱实向虚,提升实体经济的回报率,保持实体经济的长久活力和吸引力,更好地服务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张燕生称。

  而在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看来,中美贸易战无异于最好的清醒剂,让我们看到差距的情况下,化压力为动力。而央企作为国民经济的重要骨干和中坚力量,其发展质量关乎中国经济发展的成色。“央企要提高政治站位,坚决落实党中央各项决策部署,坚持以市场为导向,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产业融合促进地企融合、军民融合,激活企业内生活力,凝聚起企业强大动力。努力发挥好改革的示范引领作用,坚定不移地将改革进行到底,在振兴实体经济中当好排头兵。”